果綠貓

非主流寫手,熱愛冷cp,all蛇大法好,無双all懿好吃

@曲南歌 跟寶貝一起做的問卷√感謝辛苦的寶貝w

繼上次的師懿,這次是丕司馬√

惡搞有ooc有,請大家自行避雷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圓月

ooc
ooc
ooc

故事線:依舊拿渣剪當背景(
此為囚禁後兩年,而司馬懿表面上服從兒子所以被司馬師允許回歸司馬府,後期遵從歷史發展。



暮色降臨,風聲颯颯,帶起微涼的風,圓月高懸光芒柔和,薄雲飄動,如輕紗半掩月顏,此時在小亭下稍作休憩正好。

司馬師端酒來到後院,便看見二弟與父親正在交談,距離不遠不近,聽不見他們的說話內容,卻看得清兩人的動作

司馬懿止住話語回頭看向門邊的長子,揚起笑意招手。司馬昭則是一驚,忙道:「大哥別怒,是老爹給我交代事情,可不是我在偷懶!」轉頭對父親說:「我趕緊就去,老爹您放心!」說完起身向大哥施禮後離開。

司馬師似乎心情不錯得勾起嘴角,將物事擺放在桌,先替父親斟酒奉上,再斟給自己。漫不經心問道:「父親給昭弟吩咐了何事,他對自己竟有這把握。」

司馬懿抿著酒好笑的看著長子,一口酒嚥下才說道:「難得有昭兒能做的事就少揶揄他兩句吧。我只是讓昭兒把書房案上那幾卷詩文拿去收好。」

司馬師笑而不語

知道對方不信,於是司馬懿轉移話題,司馬師也樂得配合,父子倆你一言我一語,邊飲著酒,夜悄悄深了,酒也見底。

司馬懿因為飲酒而泛紅的臉頰透出媚色,平時銳利如鷹的眼眸此時柔軟而迷濛,這是自持的他在長子面前獨有的姿態。 

母親與昭弟已經歇下,包括所有下人,他已經提前吩咐過。

司馬師將微醺的父親攬入懷中,隔著衣服感受對方微燙的肌膚與芬芳的軀體,鼻尖纏繞兩人身上的酒香,如他對父親繾綣的情感。

司馬師讓父親靠在自己肩膀上,自己則將下頷抵在對方頭頂。他們之間培養出良好的默契,父親順從的享受兒子的體溫,兒子溫柔的給予父親擁抱,曖昧的像情人,冷漠的像仇人。

司馬懿所流露的脆弱是司馬師逼出來的,但那些脆弱既虛假又真實。

卻足以搏得司馬師表面上的信任。

任何人都無法長時間的自我封閉。面對父子之間僵硬的關係以及司馬師的步步逼近,他心裡的壓力水漲船高,無處發洩的各種情感在他腦中匯聚。

他無法在自己養大的孩子面前永遠扳著臉並怒目相向,因為那是他的孩子,他最終心軟了,儘管對方所做的事情是如何惡劣。

而且兩年的時間足夠消磨掉想徹底斷絕感情的勇氣與渴望扳回正途的希望。

索性放棄、拋下,順從面前無法逃避的惡夢,給予對方想要的一切。

偶爾發發小脾氣、撒撒嬌,釋放心裡的壓力,就像個真正的「情人」,讓自己好過些,也讓對方滿意些。

司馬懿的眼神茫然的望着天空,司馬師一直注視著他,於是也順著對方的目光看去。

沉睡的夜空中央是皎潔的圓月,與兩年前無異,而父子倆已經無法再團圓


FIN


誰說賀文一定要甜!!!(

然後我發現粗體好好玩,可以讓原本沒有啥特殊意義的文字變得特殊(
給可愛的夫君 @曲南歌 說聲中秋快樂,雖然已經遲了(


叮鈴

ooc

ooc

ooc

以自己的渣剪當背景(

算是番外吧


外頭正下著大雨,望不盡的山影重重,灰濛的天空,整個世界似被雲霧隔絕,他在小樓中不問世事,如忘塵的仙人,而他知道,他是隻籠中的金絲。

床邊放著精緻的鳥籠,裡頭住了隻小雀,一身高貴金羽,生著靈動的眼兒,細足卻套了銀鍊,就算放了出來最遠也只在籠邊一尺內。他開了籠門給小雀飛出來透氣,小雀飛出籠子沒多久,又飛回籠內的站台上,啄理自己微亂的絨羽,抬起小腦袋睜著芝麻大的小眼看向籠外的天花板。

他半臥在床邊,探入籠中逗弄小雀,指腹輕撫其腦袋,訓養過的飛禽格外親人,瞇著眼睛任他摸。

叮鈴、叮鈴。

他起身無聊地在房內遊蕩,在窗台徘徊,在門邊踱步,輾轉來到眺望台,雨水順著瓦片滴答落在扶手,雨水的清新混著泥土的芬芳,自然而美好的令人嚮往,但他不敢貪求,退回屋內不捨地掩上門。捻起地上的鳥羽,坐在梳妝台前諦聽雨聲,鼻尖盡是想爐內燃燒的香料。

叮鈴叮鈴。

他煩躁的扔下鳥羽,趴到床上,孩子氣得來回翻滾兩三次,最終猛地坐起,令銀鐐連著細鍊發出大響,驚得那小雀撲騰翅膀,金羽落了兩三根。

他用食指劃過細腕上的玉鐲,無名指上的珠戒,小指上的金環。

門開了,他轉頭去看。

『我給您帶了點東西。』青年笑著舉高自己手中的小布包,語氣半恭敬半玩鬧,卻比三年前態度軟和得多。他主動迎上去,自覺的獻上一吻。最初的尷尬彆扭換得如今的自然流暢。

他被摟著坐到榻邊,青年溫柔的微笑:『我替您摘下吧。』溫暖的指尖替他將脖頸的桎梏拆下,上面的鈴噹發出細響,少了束縛的頸間卻覺得甚為奇怪。『我替您挑了這個。』青年拿起一條項鍊。

他婉拒:『不了。』

脖頸的空虛令他不習慣,他諷刺地笑了笑。

『還是戴著吧。』

青年停頓半晌,才應道:『是,父親。』

叮鈴,叮鈴。


【真三國無雙手書】師懿的kiss唾

突然忘了要宣傳一下(
為我師懿打call
素材全由夫君提供√
連接下收√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3998281

@曲南歌   天辣從二月份就在等的小天使終於出現了www有人陪玩問卷簡直開心炸,一起產師懿了整個超有動力!!!感謝小南天使^ω^

至於最後一題是小南欽點的仲達動物化play火車,但本人渣所以還沒寫完,因此希望可以給小天使一部完整長車作為補償._.)a會另外放出

另外小天使也一起留了感言,下收↓
小南:啊这么渣的画风竟然有人陪我做问卷www画完累死√

會產糧的太太們都是天使,而且小南是最勤奮的,也最積極!!!阿貓當然不嫌棄小南233333非常感謝小南的!!嚒嚒噠~

渣剪慎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244917

來安利師懿啦

今天的丕依舊撩著我懿

「曹丕。」司馬懿下睨這個身高不過他鼻尖的曹家小少爺,淡淡說道,「您比我小八歲就算了,個兒還沒我高呢。」他同情看著遺傳曹家優良血統的小少爺,一邊暗自慶幸司馬家沒矮個兒。
「我會長大的,老師。」曹丕緊蹙的眉頭下是一雙遺傳自他爹的鷹眼,正咄咄逼視司馬懿,用尚處變聲期的少年嗓音說,「等我。」
聽得司馬懿翻了個白眼,譏嘲的看著身前這個正用兩手撐在他身側,將他禁錮在牆與對方中間的中二小屁孩。「師生戀傳出去可不好聽,而且我只是個代課的,更別說我們都是男的。」
曹丕蹙著的眉皺更緊了,司馬看他沒說話心裡就想他今天是不是沒穿鞋墊就出門了,怪不得看起來比平常矮。冷不防的被人扯住領子弄得彎下腰,唇就給一片溫暖印上。
「哪那麼多話,我/他/媽就喜歡你。」

總裁小男友辣麼可愛(?還不快嫁x

主教

OOC
OOC
OOC
注*這個只是個洞,還是從其他文衍生出來的(

司馬懿是國內盛名遠播的主教,國王聽其大病初癒便親探,兩人素不相識,但國王一見主教貌美便有意納其為妃,遂開始好吃好喝好東西都一股腦送來,一邊試探其品行等條件。
阿師一開始未曾料到國王的心思,然而時間一長,國王愈加中意主教,動作間便多了幾分曖/昧,阿師一日間無意撞見父親被國王握住手,甚至欲進行其他更親/密的行為,頓時對自己對父親的情感有所發覺,遂開始憤怒於國王對父親的覬覦,甚至隱隱嫉妒,最終失去理智強/暴父親

這啥呢我也不知(

藝術行為

OOC
OOC
OOC
超重要的!
注*這只是個腦洞


「寶貝兒,我想我們應該做點有意義的事。」
「……」
「一種有益於身體健康,造福全中國十幾億人民,具豐富文化涵養的高尚藝術行為。」
「說人話。」
「仲達,我們來做/愛。」

徵繪手(゚∀゚)cp想玩個写手画手调查问卷

佔tag抱歉

如題

徵萌噠噠繪手君。:.゚ヽ(*´∀`)ノ゚.:。

這裡丕司馬 亮懿 昭懿 師懿 ......

說白了我吃all懿(つд⊂)

有沒有仙女太太一起玩呀 σ ゚∀ ゚) ゚∀゚)σ 

題目如下